他手把手教我们写科幻——科幻作家汪彦中讲座印象记

文 / 张小英 责编 / 张小英 2019-10-22 点击 349

他手把手教我们写科幻

——科幻作家汪彦中讲座印象记

南京十三中星航科幻社  周昕彦

2019年10月14日晚,科幻作家汪彦中老师来学校开讲座,分享他的写作经验。我近距离接触这位心仪已久的作家。

汪老师为人亲切随和,以朴实通俗的语言告诉我们一篇好的科幻文章的写作要素。没有过多华丽的词藻和修饰,也没有PPT和视频,汪老师用一个普普通通的键盘,为我们一字一字敲出科幻写作的重点。科幻点子固然重要,但更难能可贵的是笔下所塑造的人的性格形象以及文章所想渲染出的张力。

“情节要完整,要明确。点子要新鲜,与现实有关,与我有关。”汪老师的声音不急不慢,徐徐而来,直击我们心灵。这不正是我们科幻写作所缺少的吗?直白的将当下学生写作问题搬上台面,以平凡朴实的语言,直叫人听了恍然大悟豁然开朗。

汪老师提到了科幻构思的特点,要做到动脑、思考、独立、自我。简简单单八个字,却是一语破的。清晰的思路固然重要,但在思路之前独具匠心的构思才是巧妙之处。“记得要有思考价值。”汪老师的声音回响耳畔,醍醐灌顶。我们现在写文章大多都泛泛而谈,没有足够思考,自然也达不到一个高度。于是空耗了笔墨,湮没在茫茫科幻少年中,自己的文章是那样的不起眼。

结束了讲解,汪老师亲切的问我们对于科幻写作、科幻作品抑或是科幻小说还有没有存在什么问题。第一次离科幻作家这么近,大家一下子激动了。

“您对反科学主义以及反乌托邦主义的看法以及对我们写作此类题材有何建议?”有同学问。汪老师思索了片刻,秉持中立的回答,与江晓原教授的态度可能有出入,但绝不是全盘否认。其实,这本就是一个不断完善和发展的思考过程。

有同学问道,汪老师对于现在当下写作意图凭借“又红又专”获得高分的看法。汪老师并没有因为问题的尖锐而刻意回避,反而款款而谈,写作的重点在于写作的内容和你所想表达和传递的。文章不可没有中心,要将自己的情感融会贯通才会更显真实。这既是阅读的真谛,亦是写作的真谛。若是一味的随大流而摒弃真实情感,盲目地虚与委蛇,可能会逞一时之快,但在写作这条路上是走不远的。

有同学问道,老师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推荐的作品。在同学兴奋的起哄声中,他想了想,有些害羞地给我们推荐了他的科幻小说《二次遗书》。这部小说我看过。讲座一结束,我又迫不及待重新翻开了汪彦中先生的《二次遗书》。

入侵者打破了人类对未来所有的幻想。幸存的国家对外星文明的所作所为一致地保持沉默,而年轻人群情激奋。不久,从沦陷区传来消息:亚裔的基因能免疫外星文明的不知名武器。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准备“誓死”捍卫人类最后的尊严。他们组成抵抗军,一批又一批地飘洋过海,参加战争。“我”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兴奋地写下遗书,来到梦寐以求的战场。

我们坚信,这是一个英雄的时代,人类的命运将由我们改写……那个传言当然是假的。战争不是游戏,生命不能回档。当子弹撕裂肉体,我们如狗一般仓皇流窜。没有退路,没有援军,我们是乌合之众,我们是谎言的殉葬者。在绝望里,我仓促写下第二封遗书,慷慨赴死。临死前,我诅咒人类:谎言将是你们的坟墓。

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真正的科幻。

回想起汪老师对于科幻小说写作的讲解,一时感慨颇多,感慨自己在科幻写作上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但我喜欢,愿意这样一直走下去,享受其中的痛苦与荣光。